无言的父爱

来源:本站原创?作者:李静??时间:2019-06-17?【字体:??

父亲老了,年轻时候有一只耳朵就背,现在更甚,以至于别人说话他几乎听不见了。因为听不见,就不爱说话,因为不爱说话,慢慢的连说话也不利索了。

有时候一起走在路上,他在前,我在后,想叫他,必须跑前去拍他一下,他像一只惊弓之鸟,瞪大眼睛看着我,那一刻,我感到无比的心酸。

小时候,父亲是天,在我心里什么都会,给我做过跷跷板,帮我改造过自行车;我高兴的时候,被父亲举过高高;伤心的时候,父亲用大手给我擦拭过眼泪,就是这么一个顶天立地的人,在岁月的侵蚀下,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老去。

过年回家我带着父亲去配戴助听器,却被大夫告知:父亲岁数不小了,戴上可能会刺激耳膜,怕是还不如现在,建议还是不要戴。我和父亲解释半天,最后还是听从了大夫的建议。父亲有些失落,来时那兴高采烈的劲儿不复存在。我提议去吃火锅,父亲没赞成也没反对,只是扯着嘴角对我笑了笑。就着火锅的雾气,我感觉到父亲的眼里也沾染了一层。

回家后,父亲更不爱说话了,但他仍然爱笑,笑得很灿烂,笑得很温暖,眉眼弯弯,特别慈祥。他开始用大把的时间来打理那些种在阳台上的花花草草,来给养的一只小狗剪毛、洗澡,甚至还给它缝了两身衣服。

父亲在慢慢适应这个声音越来越低的世界,他尽量干好自己的事情,尽量不麻烦别人,包括家人。而我,明明那么想靠近他,想温暖他,但却和他渐行渐远,交流越来越少。因为父亲总是听不清楚,常常要用到手语了,我却只能在着急的时候胡乱比划一下。而每一次,都让我感到无比仓惶,那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让我抓狂,所以很多时候我选择了逃避。

父亲适应,我也在适应。我买了两本手语书,晚上躺床上就翻着看看,回家后又送给父亲一本,他学的比我认真。慢慢地,我们俩可以不用说话,比划半天,我忽然觉得掌握一门手语也很有意思,重要的是,我终于能再一次融入到父亲的世界了。

在家的时候,我偶尔看到父亲鬓角下斑驳的霜花,配着恬淡的神情,竟感觉到一种超凡脱俗的清淡。我猜想,也许他因为听不清,就少了许多烦恼;也许他因为说的少,才免了很多是非。是这样吗?我希望是这样,可我不是他,我不知道他内心那些无边的烦恼和痛苦,也许那些恬淡的背后,更藏着道不尽的辛酸和无奈吧。

都说父爱如山,又何止于山啊!我的这座山逐渐变得沉稳而沉默,却从不曾忘记守护我。每次回家,接来送往,都是他站在路口早早等候;每次吃饭,都是他使劲给我夹菜,往碗里添饭;每次受伤,都想回到他的身边,因为有他的地方才有安全感,有他的地方才有家……

今天早上,母亲打电话说,父亲阳台上养的花居然都开了,在这个父亲节来临之际,静悄悄的开满了枝桠。

花开无声,大爱无言。从出生,我们就遇见的这个人,他不管你好与不好,都默默承担着你的喜怒哀乐,却从不愿让你为他分担,他用一生静静地陪着你走,即便不语也情深,无言也温暖。


大赢家